見 證 分 享

Leave blank for all. Otherwise, the first selected term will be the default instead of "Any".

張雅媛

基督徒的路不會比一般人平坦

有人說過基督徒的路不會比一般人平坦,同樣地會遇到困難,沮喪的時候。但基督徒與普通人最大的分別就是,我們相信那一位可以依靠的上帝,陪伴我們走過每一段路。從小到大我並不是一個很有自信的人,自問不是特別出色,亦不是讀書的材料,自小患上專注力失調症,醫生告訴我注定事倍功半,必須付出普通人一倍的努力,才能得到相對甚至更低的收穫,感恩在我學習遇到困難的時候,有教會導師的幫忙及弟兄姊妹的支持,能戴上畢業帽披上畢業袍,對我來說已經是賺了。而賺到了的,不只是我的學位,還有一班陪伴我成長的家人,同學,導師及弟兄姊妹。
在我小學的時候媽媽帶我回到教會,由那時候開始我的團契生活,當時的我覺得回教會很苦悶,逢星期日回到教會只是例行活動,初中的時候,其中一位同學主動提出與我一起回教會,那時開始我們就結伴到團契去,我們在團契中一起成長,一起學習神的話語,她,更成為了我最好的知己。多年來在教會中與弟兄姊妹建立的感情,就像家人一樣,縱然父母早已離異,但回到教會裡,依然能感受的一家人的溫暖,是神所賜給的溫暖。
2015年年初,爸爸證實患上末期腎衰竭,在他患病期間,探候團及團契弟兄姊妹非常熱心地探望及鼓勵他,令他十分感恩及開心。而在他患病期間,我禱告希望能夠平安地與他度過最後一個生日和新年。感謝神,應允了我的禱告,感恩上帝的恩典臨在他的身上。當時醫生推斷預期壽命是半年至一年,父親比醫生預期中多活了一年之久。那一年的每一天,我都記得,我都珍惜,每一分,每一秒,都格外珍貴。在今年二月,他在主懷中安息。其後在處理身後事期間,感恩有教會弟兄姊妹的幫助,得以順利舉行安息禮拜。亦感恩他們的支持及鼓勵讓我感受到從天父而來的溫暖,令爸爸的離開不會變得孤單。我知道他的離開並不是一個結束,而是一個新的開始,他會在上帝的國度裡守護著我。 

黃雅晴

為主作光

有人説 每個人也會有屬於他自己獨特的故事,而我相信這都是上帝所編寫給我們的。
小學五年級轉校到北角循道小學,第一次接觸教會活動的就是生命好友營,初時報名只是因為想湊湊熱鬧,誰不知卻展開了我這數年的教會生活。很感恩在好友營中認識到李鎧彤這個教友,亦被她邀請到她的團契來,即是現在北角堂的少年團契imatch,而轉眼間,一回就回了接近八年。在這數年間,與同行者也不少的經歷,例如一起籌辦生命好友營、暑期聖經班、帶領敬拜、一起參與培靈會、青年大會或在導師的婚禮中當詩班獻詩等等,這都是上帝賜給我美好的回憶。而令最深刻的是在生命好友營的敬拜中,與一群年齡差不多但卻互不認識的人一起敬拜着同一位上帝時,所凝聚的力量,真的令我感到聖靈的降臨。能夠與有着同一個信仰,讚美着同一位真神的同行者敬拜主,真的是件很幸福的事。
亦正因如此,我也愛上了敬拜,參與過青少年敬拜隊,因着敬拜而對我也有所改變。敬拜就如我們的人生,在敬拜中,我們需要與隊友們磨合,懂得懷着謙卑的心與人學習,我想上帝就是借敬拜讓我成長,變得凡事忍耐,學會依靠我的主。 然而,即使我領的敬拜或是我的人生有多不完美,但我的上帝也依然愛着那獨特的我。透過這種種的經歷,令我慢慢地相信有衪的存在,讓我放心的依靠衪。我希望在洗禮後,可以參與更多教會的事奉,例如成為敬拜隊中的一份子,為主作光。

何鄒佩珍女士(長女何詠初姊妹代筆)

真真正正的基督徒

母親鄒佩珍早在澳門聖羅撒中學讀書時便認識主。1979年,父親去世後,媽媽便和弟弟一同遷到香港。2001年因身體不適入了廣華醫院,住院其間,一位基督中心堂旺角堂的「床邊佈道」員,林少梅姊妹在院探訪她,帶領她認識耶穌。兩年後,媽媽主動打電話找林姊妹,林姊妹帶領媽媽返基督中心堂佐敦堂。自2003年,媽媽很認真返教會,每月得到「勤到奬」。2008年,媽媽遷往北角後,也經常出席港運城,中華基督教會合一堂的「耆年中心」聚會,聽福音訊息。後因多次跌倒,不能自行,須坐輪椅。在2015年6月22日林少梅姊妹來訪時,母親悔罪,決志信主。在2015年9月何詠初帶領她到循道衛理北角堂崇拜及參加啟發課程,陳升惕義務教士是其組長。後因在家中再次跌倒,再入院後,便未能返教會。循道衛理九龍堂多位熱心教友,及北宣探訪小組也經常探訪母親。更得北角堂探候團在黃德馨會吏帶領下,無論在醫院或家中,持續跟進,關心及栽培她。感恩母親鄒佩珍,今天決定洗禮,回應神在她生命上所作的工,立志跟隨祂,走在祂為她安排的路。再次感謝各位親愛的弟兄姊妹,及研讀聖經團契(BSF)眾姊妹的代禱,他/她們熱愛關心母親,指引教導她神的話,使她能成為真真正正的基督徒,謝謝您們。

謝燕怡(轉會禮)

跟弟兄姊妹一同在上帝的愛中繼續成長

1998年4月,我因着同學的邀請而第一次參與循道衛理聯合教會香港堂少年團契的聚會,也從此開始了我的教會生活。同年聖誕節,陰錯陽差之下,我嘗試邀請媽媽一起返崇拜,她竟一口答應了,自此也開始了她的教會生活,並在團契中找到同路人。接下來的幾年,我經歷了兩次公開試,縱有挫折,卻深深感到上帝對我的愛。

2002年聖誕節,媽媽和我決定一起受洗,在弟兄姊妹的見證下加入教會的大家庭,繼續學習、成長。在研經班、門徒課程、以馬忤斯旅程中,我跟來自不同小組的弟兄姊妹一起學習,互相勉勵。2002年加入香港堂的敬拜組,不論是在崇拜中服侍,還是透過組員們的分享,我一次又一次得到激勵,也更認清上帝給我的召命。

2015年婚後,我選擇離開我成長的香港堂,跟隨丈夫參與北角堂的聚會,並正式參與敬拜隊的服侍。盼望在新的地方,我能跟弟兄姊妹一同在上帝的愛中繼續成長。

Pages